2008/08/05

為什麼 open source 總是感覺粗鄙?

這題目譯自Why Free Software has poor usability, and how to improve it。一直都在使用開源碼,也因此會反省自己是不是犯了底下這些錯誤?

開源碼軟體的開發者大部份都是志願者,這本身雖然是好事情卻也造成兩個明顯的問題:

一、沒動機去改善使用性。這其實是相對的,商用軟體本來就是要賣給使用者,若是你操作感太差怎麼可能賣得掉?可是開源碼軟體不一樣,通常撰寫者自己用居多,另一方面用於學習的功能也佔不少比例,加上用戶數也少,得到的回饋相對上少(但絕非主因),最重要的,作者通常懶得去強調。

解決方案:應該由政府鼓勵或舉辦設計大賽,不見得要新創軟體,還要鼓勵優良軟體的改善。廠商愈來愈多使用開源碼,也應該回饋到開源社群或建立適當的社群。

二、良好的設計師不多。雖然有音樂家本身也是作曲家,但是絕大多數都不是。一個好的程式設計師要兼顧著當良好的介面設計師是很難找的。

解決方案:建全開源碼社群的組織,讓使用介面設計師、優秀的測試師等都能加入,甚至更應該鼓勵使用者回饋其使用心得與建議。也就是在社群建立良好的開發者、設計師、測試、終端使用者間良好的互動。

為什麼優秀的設計師無法浮到檯面呢?

三、建議通常變成「歡迎自行補丁」。開源碼的一個現象就是,你有想法,請自行實現。建議很難被開發者擺入他們的心中。

解決方案:同樣的在社群活動中,應鼓勵這樣的行為,開發者應該把其他人的建議擺在第一位,而不是照自己的想法開發應用程式。當然,一個良好的 issue tracking 也不止是追踨臭蟲而應該加入任何建議。建議並不見得都是好的,良好的討論模式也應該被建立。

那為何開發者可以在面對臭蟲報告時的正向態度無法以同樣態度去面對可用性的建議呢?

四、難以衡量可用性,因而不被重視。其實有些共同項目是顯而易見的,例如啟動時間,佔用系統資源,執行速度,反應速度,運行時當機比例,但是這些對使用者來說都偏向隱含層面。真正的好用的軟體的操作介面設計是一門學問,而通常,這非開發者所關注與擅長。

解決方案:還是社群功能之一,建立測試與回饋機制。另外,開發者在開發軟體時,應該把使用的方便性擺在第一位,而不是功能的開發上。一般軟體在開發時,總是以追求功能性,甚少以負責任的態度把自己開發的軟體易用性擺第一位。

因此,缺乏良好的介面設計師引發了三個開源碼開發的文化問題

五、軟體開發前缺乏設計流程。一般軟體開發流程講的都是先收集需求、進行規格設計、再進行開發,可是開源碼軟體卻相反,先開發,有人用了再來增加規格,最後才把需求收集完整。事實上能不能做到完整還得存疑。

解決方案:開源碼應該建立正規的軟體設計流程的文化。

六、人多嘴雜。這是一個難題,使用介面的設計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而且,誰也不服誰,加上前面說的,好的設計師通常無法自行實現想法。

解決方案:其實說多了都差不多,就是要有領導者,有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或組織願意領導大家,鼓勵建立這樣的機構是值得肯定的。

七、壟斷。舉例來說,開發者在編寫程式時會想到的操作介面通常是他們手邊的軟體,這雖然比較大眾化,但是不見得是優良的介面設計。

解決方案:鼓勵創新的設計,通過獎勵和其他宣傳來引領開發者。

開發者並未將專業的使用介面建議納入考量,這原因造成更多難解的問題

八、孤芳自賞的心只追求自我滿足:開源碼的開發者通常開發出來的軟體是以同樣愛好者社群為使用群,滿足了這些人其實就像隔靴搔癢,無法滿足大部份群眾的操作習慣。

解決方案: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鼓勵那些社群的人親自說服其身邊的親朋好友一起使用他們所開發的軟體,並且,誠心傾聽其建議。

九、被小細節打敗。很多小細節,改善應用程式的界面不是一件令人興奮的或能自我滿足的工作,也因此在開發者就功能面或技術面改善之前,他們大都不會花心力著墨在上面,惡性循環下引不起使用者興趣,因此開發者也得不到正向的回饋。

解決方案:在安排除錯的時候把除錯的時間因素放進去,這會使得開發者比較有機會注意到有些使用介面設計只需要花很少的時間。事實上這方案也常常無效,因為開發者會認為「那只是每個人對操作便利性不同的看法而已」。

十、更多的選擇可以安撫人們。若你受僱開發軟體,大抵上都沒有選擇權,就算不是你想要的你也得盡心盡力去完成,而開源碼軟體卻不然,常常都會讓開發者興起「此處不留爺,必有留爺處」,當然有能力的人就自己開發去了。

解決方案:產生一個強有力的社群維護者,以及一個單一的文化,建立一種更分散式的版本控制,讓人充分在標準與自訂之間游移,允許正式版本與變異版本共存。舉例來說像 kernel 就是。

十一、人多嘴雜:每個人意見不一,常常有人做了變動,可是外觀卻看不出來變化,當然也常常有人任意對開源碼做變動而不顧外觀上變化所產生的影響。

解決方案:提供像 google 關鍵字廣告這種商業宣傳,來對真正有貢獻的開發者作補償,並對影響使用介面的 source code 建立審查制度,並定期檢視「我們是否需要這一點」?

十二、開源碼的開發是「寬頻」的。因為開源社群都是分散在世界各地,因此各項聯繫幾乎都在網路上,但是,相反的,一般商業軟體卻大都是在同一建築物內。

解決方案:讓溝通更加無界限,發展和促進IP電話,視頻聊天,在虛擬白板上,人像素描,及動畫軟件,允許更容易溝通的設計理念,隨著國際互聯網。(此段純 google 翻譯)

十三、太早釋出軟體,太常釋出新版本,這會面臨不小的問題:先面臨到的當然就是因此使得差勁的使用介面變成很「自然」就出現了。

解決方案:前面有說過,開源碼的開發流程應該從軟體工程的角度出發,而不是依照自己的喜歡隨意開發。

十四、太任意就「模組化」。有些優良的開源碼都把使用介面與其核心功能分離,這當然是個好傳統,而且打從 Unix 時代就流行 pipeline 的方式讓眾多程式彼此合作。但是這樣的現象卻導致功能很強,卻沒有優秀的操作介面配合的窘境。

解決方案:在寫核心技術之前,先把操作介面設計出來。

十五、Gated development communities(不知道怎麼翻):當你在用一個軟體系統時,常常是整合了不同的團隊所開發出來的模組,例如,你把你所見的這個網頁列印出來的時候,其實至少包括了瀏覽器核心,印表系統,視窗管理,各式各樣的 library,甚至還有驅動程式。而這些組成不見得都很好的整合過,以符合更佳的操作習慣。

解決方案:由「開源軟體」供應商居中協調跨組件工作。

原文寫的有點長,英文超過我的能力,因此我翻譯起來也相當辛苦,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更需要試著去翻譯,若有錯誤請不吝指正。(註,錯誤是不小心的,漏掉是故意的)

6 意見:

柏強 提到...

"應該由政府鼓勵或舉辦設計大賽,不見得要新創軟體,還要鼓勵優良軟體的改善。廠商愈來愈多使用開源碼,也應該回饋到開源社群或建立適當的社群。"

不太覺得應該是由「政府」呢 (原文也沒注意到)

把軟體改良的更好,對商業也是很有利益的,真正師出有名的舉辦者應該是因某軟體獲利的商業組織。給政府弄、利益也只是被商業組織收割去,對使用者的幫助雖有但無法形成良性循環。 (使用者繳稅給政府辦活動以便獲得更好的軟體,但一部份利益被商業組織拿去了。而商業組織在這個架構下,並沒有對提升軟體品質有能助益全民的付出。)

柏強 提到...

"開發者應該把其他人的建議擺在第一位,而不是照自己的想法開發應用程式。" 我也感覺不出原文有這個意思… 除非他有改過文章囉 :)

原因?因為 OpenSource 的作者通常都是為自己的需求而創作軟體,誘發他們努力的動力只會是「因為這樣做對我有用」。要求 OpenSource 軟體作者「以別人的使用利益為優先」是很難有什麼動力的…

菠蘿麵包 提到...

關於翻譯,其實我應該不能說「翻譯 」,有一部份是自己因為看不懂原文所以照自己的想法寫上去的。不過對我而言,重點也不是全文都認同所以才翻譯,而是題目本身,我的訴求很簡單,只是希望能產生更有水準的 Open Source 而已。

目前我也在致力在開發 3D / Web game for multi-touch monitor, 希望在開發的同時,也能是高品質的軟體。

感謝您提供意見,將來我會更注意我翻了些什麼,才能使得我翻/貼的文章品質更好。

柏強 提到...

了解,依然感謝您引荐這篇文章。

我最近經常思考關於 FOSS 社群的營運部份,說實在對於政府應有的態度、我與你的意見相差甚遠,不過你的意見的確是政府目前 (在接受某些團體建議後) 在走的方向,所以或許也是個驗證的好機會。

我的意見則是,在發展的部份根本不關政府的事情 (也就不用由政府出面搞比賽)。政府只需要把眼光放在格式標準及系統相容的部份即可,其他的事情廠商為了賺錢自然會做到 (而 FOSS 原本就是比較願意相容標準,而不會為了一己利益搞專屬格式的了)。也就是說,只要 vendor lock-in 的情形降低,我認為 FOSS 本來就很有機會 (無論作為社會運動或商業行為的後盾)。

anyways 能討論這些是好事

菠蘿麵包 提到...

企圖引薦好文章是有的,但是如同報紙的社論,也不見得代表整個報社一樣。我的英文不好,在翻譯時常常看不懂原意,有時就亂翻一通。

關於政府,台灣要訂定標準不容易,像 Big5 碼造成紛亂不說,現在都快絕種了。這邊純就推廣這件事來說,講政府只是想說明應該有人(單位)出面,我的骨子裡並不排斥任何組織。有人(who care 是不是政府)出面,讓大家看到,並投注心力,光這件事本身我就覺得非常有意義了。

另外,商業組織拿走利益,單純就這件事來說,也正是商業組織存在的核心價值,我相信很多人要群起反對,但是我卻認為也不失為一種推廣的方式,只要企業團體保有一種開放的心態,不要蔽帚自珍就好。

這篇文章在講的是 open source 總是粗鄙,其實並不意味它功能不好或是怎樣,只是從粗鄙觀點出發探討事情。有些事正因為做不到(至少現象如此)才會造成現狀,例如其他人的建議通常不會優先放在開發者的第一順位。不過,真要這樣,或許只能在商業軟體上見到,或許連商業軟體也都做不到,因為,所謂其他人的建議其實會彼此矛盾。

柏強 提到...

嗯,商業組織不謀取利益才是罪過,所以我更覺得不該是政府出面了 :P

因為我首篇的關鍵其實是「商業組織在這個架構下,並沒有對提升軟體品質有能助益全民的付出。」目前來說,商業組織關心自由軟體的部份大多在「怎麼(在規避授權條款的情形下)利用(別人已經寫好、現成的)自由軟體來謀取利益」,所以個人更為關心怎麼讓這些商業組織也投入良性循環中 (也由此,可以幫他們獲取更多利益)。

好比商業組織舉辦文中所提的比賽

好比提供人力物力財力支持開放原始碼專案、組織

好比投入開發改善功能,然後把成果 (即使僅是部份也好) 依循相同的條款釋出。

又或者單純就易用性這個問題提供研究報告,讓自由軟體組織可以直接取用來改善軟體 (而不用花費自由軟體組織有限的資源去做)

諸如此類的,都該是商業組織搶著做,而不需要要求政府做的。

另,其實我想的並不是政府來「制定」標準,而是在已經有標準的地方就照著大家定好的規則來 (對規則不服?那就參與規劃的組織,去轉正。)

就以目前常見的情況來說,你經常會看到政府機構的網站使用獨厚某家瀏覽器的技術,我相信開發者也不見得知道這已經助長一家獨大的氣勢,非長久之策。在這方面就是政府在確保全體國民利益下,應該要求自己的機關改善的部份,儘可能不使用私權的格式與技術、採用開放標準,減少「限 Windows 觀看」的問題。

而「訂定標準」不見得要由政府去訂。W3C 機構中的參與者多為廠商,政府要真有心參與定立標準、加入這些組織共同討論即可,非必要不需另起爐灶。